观止

我本想这个冬天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先活过夏天吧

最初的模样

【太芥】
七夕快乐 日常一虐!

捡回来的那天,芥川遇到了最凶残的一场雨,整个天空都是破碎的声音。
太宰没有叫车来接,领着他俩一路淋回来。几处绷带散了,松垮垮吊在身体两侧,太宰嫌烦,索性全扯下来,在手里拧干。
两个身影远远跟在后面。芥川半个身子都倚靠着银。突发性的哮喘让他寸步难行,那几声撕心裂肺的咳嗽还没来得及传入太宰耳朵,已经被雨声吃抹干净。
“银,还看得见太宰先生吗?”
“他走太快了。哥!”
芥川跪倒在地,大口喘气。闪电打下来,白光震碎天幕的一瞬间,银看见他通红的眼眶,黑寂的眸子里,有掩饰不住的恐慌。他走不了了,头疼得快裂开,雨水似乎顺着裂缝钻进他的大脑,慢慢搅拌∶
“先走。别,别跟丢了他。”
他搭在银肩膀的手滑到地上,不能拖累她。先生不断向四周散发拒人千里的气息,他甚至不敢与之搭话,但那是他们唯一的攀附地。
好冷,好冷。芥川蜷成一团,嘴唇发着抖,目送着银疯了般追着太宰∶“我哥哥还在那里,先生!”
没有回应。
不知过了多久,雨打在脸上,麻木的传来撞击感。他硬邦邦地躺在地,被一双手抱起来,捂在胸口,一件风衣为他遮住所有暴雨。
那个人烘热了他萎缩的五感,芥川把头藏进他的臂弯,神经一下松弛下来。似乎听见他轻笑一声,骨节分明的手在芥川发丛中轻轻按压。

芥川在床上醒来,天大亮。身体深陷于柔软的床,举目扫去,竟腾起一股陌生的安心感。肆虐的雨,颤抖的呼吸声,仿佛是很久前的记忆。他眼睛呆滞望着天花板,手里似乎残留风衣棱角分明的触感。昨天,是太宰先生抱了他吗?
没等他继续猜想,响起敲门声,越发急促,他却迷念着床的温暖,迷念着昨夜那人的柔情。迟迟没有缓过神。
门被猛地踢开,芥川不得不停止装睡,对上太宰冰冷的目光∶
“滚起来!”
闻言,芥川慌张爬下床,肺部经过这一牵扯,隐隐作痛。眼前还有些模糊不清,趴在地上摸索鞋子。太宰已走到他面前,毫不拖泥带水,一拳砸在他脸上,头撞在桌子腿,桌上装饰用的茶具全部跌落,碎片散了一地,芥川的一厢情愿也随之破灭。昨天的男子,到底是谁呢?
“你还要我等你,是吗?!”
芥川来不及擦去流到眼角的血液,摇晃着站起来∶
“对不起,先生。”
他低着头,不敢看他。
太宰没接他的道歉,摔门走了出去。

初到训练场,芥川以为太宰青着一张脸是还在生气,便小心地想讨好他。
这种可笑的想法,很快就被太宰用暴力讥讽得血淋淋。
他托着还未痊愈的身体,一次次被逼到角落。腿软得打颤,只有扶着墙才能站立。
血涌上咽喉,又被自己吞下去。
芥川努力睁大眼,从太宰的眼睛里反射出了自己的模样 ,他想嘲笑那人是谁,如此狼狈。脚尖又踹在胸口,硬生生破开一个血洞。
他就这么舔舐着血水,混混僵僵熬过第一天。

“你带来的两个孩子呢?怎么没见他们出来?”
中也手里的叉戳烂了意大利面条,金属摩擦光滑的碗底,发出刺耳的声音。
太宰没接话,只把面条往嘴里塞。他的每一拳都足以让芥川消受,看似絮乱的攻击,芥川感觉五脏都在震颤。别说吃饭,太宰担心他根走不出房门。
他的身体更适合用火炉和鲜花堆满的人生,不是用来战斗的冷铁。太宰知道,但鲜花,连痕迹都无法为这个世界留下。
银找到训练场,把芥川扶回来,端来清水,清理他血斑斑的躯体。她突然抬起头,看着门边斜靠的人影,湿润的毛巾悬滞在半空∶
“太宰先生?”
“银,训练场等我。”
说完,太宰回味着嘴角的甜酱,走出去。吃完饭,歇息了一小会,就匆匆赶来。
挑在晚上训练银,他太累了,光是对付芥川就快耗光他的精力。
“你不许伤害到她!”
走到一半,他听见芥川气息不稳的吼声,先是愣了一会,便放肆笑出声,他笑得快站不稳,靠着墙∶
“呐,芥川,再来一次如何?”
银捂住哥哥欲张开的嘴,飞快摇头。她朝他笑笑,几步走开反扣上门。
望着前面太宰的背影,一时百感交集。
他眼中的方向,是自己想要的未来吗?

“你只要跟着先生就行了。”
几年后,兄妹俩再次相遇。芥川看着她,面无表情。她向兄长道出几年前的疑问,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她瞥着芥川,她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但从他锋芒毕露的眼角,从他一举一动中透露出的莫名执着,从他轻佻却抱着某种信念的答案。
她的哥哥去了一个没有人地方。
没有异能的她,俨然已成为他口中的弱者。但当年死去的八个同伴,也变成了芥川眼里的“没有价值的人”吗?
银不敢想下去,她觉得,就算现在死在他面前,芥川也只会嗤之以鼻。
那个为了她敢于与太宰对质,与恐惧直视的哥哥不在了。
银记得芥川很讨厌别人称呼他为“不吠的恶犬”。他讨厌这种不带感情的名号。
但,他现在是什么?



无论是兽还是人,也许最初都是某种其他的东西。一开始还留有最初的记忆,然而逐渐忘却,最后变成一心以为自己从当初起就是现在的模样。                                                     
                                                                  中岛敦《山月记》

【R18】太芥
  侵犯
@平成風俗。  给你产粮的动力(或许瞧不上)
•泳池play
•水柱play

管理员你是我爸爸。

评论走起!
请不要在微博点赞!!!谢谢

囚(二)
【太芥】 【镜芥】
囚(一)

“你见过太宰哭吗?”懒散的女声传来,字眼扰乱了芥川的心绪。这句话像新鲜的血液流遍芥川全身,冷到肺腑深处。
太宰会哭?除非他的世界分崩离析,除非有人夺走他的一切珍视,除非纷飞的美好记忆再也捡不回来,他才会让冰冷的液体浸在衣襟。
芥川抱有一丝侥幸,太宰先生也许没事呢?他在奔溃的边缘小心试探,脸上是朝圣般的庄重。
他向镜花的方向跪拜着。这一刻,在芥川炙热的目光下,那囚房也似皇宫,殿堂中心的领受者,将如千年帝王。
但,镜花注意到,自己身后,逐渐成型的太宰身像。芥川跪拜的,根本不是她。
“太宰哭了,在你和敦的墓前。”
敦若是活着,太宰以后还有个照应,他真的变成一个人了。
芥川以为自己还能泫然泪下,泪腺抽搐几次后,永久沉静下来。
太宰的笑脸在他的尖叫中扭曲变形,变成一张鬼脸,嘲讽他的无知与无能。他最敬重的人,也亲手囚禁了自己。他问:
“你知道下水道吗?”
这是什么反应?芥川不会已经疯了?她还想多玩他几天呢。
很久前,芥川刚被太宰带到黑手党,因不堪太宰沉重的训练,想走。但黑手党森严的管理,几乎寸步难行。
“这么快就倒下了,你怎么还不滚回贫民窟做野狗。”
他又一次听见后,在一个雨夜,出逃,通过一个下水道。、
下水道?
里面阴暗,肮脏,空气里浮着怪物的体臭。他摸到了数具腐化的白骨,那是前人,是无数企图逃离却死在半路的开路者,是他的下场。
他的身体率先晕了过去。
醒来,在自己的床上,太宰看着他,脸色微怒,却还是一言不发,渐渐地,他看见,那些怒火,都变成了失望。
他一直不敢问,太宰是怎么救回他的。
答案熟烂在心。
镜花没有回答,转身离去。和服带子拖了一地,拖在血堆里。

“太宰先生,子弹碎片已在大脑中开始扩散了。救不回来了,您不肯放手,对他更痛苦。我的建议依旧是那样。”
停顿,太宰仔细瞧着他,不放过任何细节。他脸上带着微笑:
“那就麻烦你了。”
病床上的人,脸皱成一团,呼吸器挤压着他的肺部,手指粗的管具从他的心脏处相连。他在做噩梦。一定是一个和自己有关的噩梦,这孩子的心思,他知道。
“芥川,抱歉。”
病床缓缓推走,他目送着学生。拐角,芥川所在的房间亮着灯。
“安乐死 禁止入内”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囚 (虐芥)(一)

太芥
镜芥
第二章已经更了!

芥川绕不出去了。
他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是一种腐败,凝重,挣扎的腥气。他大声问是谁的血染红地。
无人来应。
芥川低声笑着,自己怎会落到这副模样?
“你要杀便是。”
面前站立的她摇头。
以前,她是多么小啊,像芥川手隙中散落的尘砾,风都不屑带她走。冷静的夜晚,灯芯的吸油声和喘气已经层次不清。
她要芥川明白,死或不死,对于他,都是奢望。
她把他吊着,只剩一口气也罢。
“你想怎样。”
芥川斜撇着眼睛,语气变得卑微。他不会意识到这一点,日复一日狂烈的干渴,耗光他不多的坚定。
“芥川先生还不清楚吗?”
她俯下身,一股自由与活力的气息扑面而来,与芥川的巨大黑白反差。
“滚开。”
芥川想咬牙切齿,发现松动的齿根摇摇欲坠。他的大脑正在瘫痪,他快瞎了。
她没再说话,静静看着芥川的脸。明明只有一层皮相连,却做出凶恶的嘴脸。
“你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好笑吗?先生”
“不许那么叫我。”
“可我是您的学生,您唯一的学生啊。”
她是学生,把老师扭曲的手法学透了。
“别闹了,你知道的,没用。”
轻佻的语气,芥川默默承受住。他一直以为太宰会来救他。太宰先生的观察力,怎会发现不了,他的学生没有死,他的学生在等他。
昨夜,她将葬礼的照片砸在他脸上。图片里,唯一的黑白,是芥川的照片。
他死了,他们都以为他死了。里面的太宰穿着黑色的葬服笑着,眼角绚烂一遍。
想到,太宰寻找他的时候,绝望着,渴望着。波涛汹涌的心慢慢止住,变得平庸。他想不到是她。
芥川合上眼,他想说服自己这是梦,可骨子里一阵阵的灼伤提醒着他,回不去了。

关于写H文的一点浅见

塞巴斯的宠儿(小棱):

最近陆续收到一些私信,内容涉及到了H文。


作为一个很喜欢看H、写H的人,时间一长,大概会有一点感想。以下涉及我个人的喜好,想和各位分享一下。


除去一些极端为剧情服务的H,从一个不触雷区的H的立场上来看,我自己会注意以下几个问题,总结为3个避免和3个可以。


 


1、避免过于露骨、尴尬的描写


由于确实不怎么写这些词,在这里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总的来说,隐秘部位用医学、生物学专业名词或粗俗下流的别称,一定程度上有利于H的细节描写和感官刺激,但前者的多用会有一种注目于生理的单调感,后者的多用会让部分读者不忍直视,甚至影响到角色的形象。


再者,这类词汇会提示读者一种生理上不干净的感觉,尤其是之后可能会出现涉及到嘴的部分,影响阅读体验。


为了不让文字过于露骨给读者带来不适,后续出现了“小安迷修”一类由“小+角色名”来描写特殊部位的词。直接说一个成年人看到类似描写的感受:真的很尴尬。不仅尴尬,文章的流畅度也会大打折扣,你会看到大量的雷狮、安迷修混在许多小雷狮、小安迷修里。


对器官的尺寸、H的时间和次数进行过分的夸大同样有类似效果,那是一种很刻意又不怎么真实的感觉。稍有不慎非但不会让人觉得很厉害,反而将此作为一个标签贴在角色身上。


还有一种尴尬存在于角色的语言中,大抵都是AV里直接搬过来的,“太大了,进不去”一类的,多少带了一点表演的色彩,你们懂的。


 


2、避免频繁更换视角


作为作者、读者几乎均为纯一色女性的同人BL文,选择受方的感受作为主视角,作者更容易描写真实,读者更容易感同身受。


以攻为主视角的H给读者一种外放力量的感觉,以受为主视角的H则让读者觉得有什么力量在侵蚀过来,渗入感官。后者的方向感更容易带来刺激的感觉。


注目于攻的动作描写和受方的身心感受描写,是我心中很理想的一种方式。


当然,上帝视角的攻受双方雨露均沾也是很常见的,之前说的单人视角算感同身受的话,这个大抵类似于是你作为观众在看片。这种情况下,频繁地更换视角,频繁地更换姿势,读者的注意力容易被分散,不容易感受其中的感觉了。


另外,H终究是两个角色的事,大段堆积的动作、感官叙述,辞藻华丽奇诡,但没有对话交流,仿佛放在任何CP上都能用,就容易变成美文。美文是用来欣赏的,一旦有了这种心态,感同身受(带感)就会受到阻碍。


 


3、避免没有明确的结束


只有几句,但是真的很重要。


H可以没有开头,即描写开始时CP已经处于途中,但最好不要没有结尾。两个原因,都是作者本人感觉不到的。一是,有强迫症的读者很难受,参考曲子不弹完最后一个音符睡不着觉的音乐家。二是,渐入佳境到纸巾已经准备好的读者会有一种极度扫兴的感觉,但还不能说。


 


4、一开始可以有所保留


我们从横向和纵向来看。


横向看一次H的内部过程,一开始就描写过于用力会让后面空虚不少,从头到尾没有变化又不容易带感。可以循序渐进地体现他们是怎么在做的过程中失控的。从攻的角度,比如说刚开始还戴了套子,第二轮干脆就不戴了,或者动作越来越粗暴没有章法。从受的角度,比如忍着就是不叫到放声大叫,绷紧身体到无力合上腿,因为尴尬不触碰攻到因为难以忍受而撕打攻,等等等。


纵向看CP在相处中一次次发生关系的H,长篇中如果把第一次写得太完美,之后会越来越难发挥。所以第一次不妨有所保留,写得正常一些,之后慢慢添加用嘴的描写、道具、不同的姿势、受的主动……。


 


5、可以不把受的高潮看做结束


H的描写十有八九是两人一起高潮或是受先高潮,应该很少有作者会如此恶劣地驳了攻的面子,让他去得比受还早。我印象中早期的H文很多都是攻受一起高潮的,这样更有合二为一的感觉,现在为了体现攻的能力,受高潮在先的描写不如说更多。


这种时候,如果后来一笔带过了,未免有点可惜。受在高潮的过程中或者高潮后接受攻越发猛烈的攻击,继而高潮持续或第二次高潮,是个很容易带感的选择。这种时候,往往更需要细节的描写。


 


6、可以充分利用语言的魅力


攻一般会说什么话撩受,各位见多识广,我也不一一列举了。这里只提一个点,那就是充分利用原著中角色的语言和梗,好处是让读者清醒地意识到,这个正在H的人就是那个角色,不是其他人。比如你要写一个吃醋的安迷修,可以利用他在原著中宣称要替雷狮管教手下的台词和梗,比如:我看不光是你的手下,你身上的某个部位也该管教一下了。


 


说到写H,总有种想法说不尽的感觉,我得适可而止地刹车了,然后去吃个饭,思考一下下个H怎么写。


每个人对H的体验点不同,欢迎分享你们的观点,以上。


 



【世界边缘】

世界边缘(一)

·太芥

·日常虐芥

·有人我就开车吧

 

 

芥川看着照片上的人。
“这是你的双亲。”森尽量柔和地开口,毫不忌惮地直视芥川,想从芥川毫无表情的面部看到变化,惊喜,期待,愤怒,顾虑,可惜,都没有。芥川的脸仍是一张立体白纸,没有细节,沉闷得让人窒息。

这么多年来,芥川从未有寻找他们的念头。他在黑手党已经很满足了或者,他把这里当家也说得过去。他知道自己杀了多少的人,听了多少次的求饶声和哭声骂声。那些部下,更多的是怕他,厌他,而不是忠于他,尊敬他。说空虚的话,芥川有觉得太矫情,自己和银本就是无家之人。

他知道森在看,在好奇,在捕风捉影。他犹豫着,思索着,他告诉自己不能拆首领的台。他不会演戏,因此得罪了不少人。终于,他别扭地挤出一个开心的表情,台词却立刻出卖了他。他说:

“哦。”

森哽着了,他艰难地挥挥手:

“我以为你会很高兴。”

芥川低下头,他不傻,他知道森不会无故地帮他找回家庭,再好心地让一家人团聚。不管森说什么,芥川都有准备了;无论如何,都要留在黑手党。下定决心后,再抬头时,眼中暗涌:

“森先生,需要我做什么?”

森的手,放上芥川的肩膀,似乎很是赞许。他用指尖循着衣领繁重的花纹地图。嘴角向上扬起,凑到芥川耳边,用情人般的语气,吐出这几个字:

“杀了他们。”

 

他的双亲,是即将掀起的血战的敌方成员。森担心,若不斩断芥川这份思念,他会在以后的作战中犯下大错。而且现在,双方高层都清楚这件事。谁利用谁,就看哪方首领下得了狠手了。森固然欣赏芥川的战斗力,但稍加权衡,选择显而易见

芥川独自走着,被人叫住,是太宰。他俯身,行礼。太宰笑了:

“你答应了吗?别装得那样若无其事。”

芥川弓着的腰抖了抖,他说:

“我没有别的路可以选。”

太宰摇头,向前跨了一步,盯着芥川闪躲的眼睛,很认真,很慢地说:

“你应该说不。”

“不答应?太宰先生,难道我还能回去与他们团圆?森知道了我的身世,却没有将我驱逐出黑手党,不已经够了吗?”

太宰听完,没发一言,目送着他离开:

“那只是因为你对他还有用。你是他的棋子,却把他当家人。”

 

“哥!我听说找到我们的父母了。”银是激动的,她向芥川跑来时,芥川觉得她不一会就会哭出来。

她的哥哥点点头:“嗯。”

银瞪大眼睛,纵然这位兄长冷酷无情,可在这个消息面前,反应也太奇怪了,莫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她。哥哥总是这样,上次被太宰训练后,肋骨断裂,回去句话不说,让伤口不断撕裂,最后腰都直不起,才被推向医务室。她明白芥川不喜欢她插手自己的私事,可那是她的哥哥啊。况且这已经,算不上私事了。

她收起欢快的脸色,在脑中试想着无数可能。不敢多想:

“兄长,森先生刚才和您说什么了?”

啧,都用上敬语了。芥川明知瞒不下去,还是把她推开,想从她左边绕过去。银狠扯住芥川的衣袖,身子一个侧转,挡在他面前,一脸坚定:

“请信任我。”

不是这个问题,芥川头都大了一圈。说他心里不乱是不可能的,可烦的就是还要应付那么多好奇的人。现在,只想把自己锁在屋里,任外面是风是浪,一概不知。

他暗暗用力,将银反扣在墙上后,连道几声对不起。摇着双腿,飞快跑进电梯间。

门后的太宰憋笑要憋出内伤了。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再也笑不出来,芥川的惊恐不是装的,他的逃是从内而外的无助。他可以笑笑敷衍过去,可他没法面对银。

 

 

任务在两天后,森发给芥川一大包文件。叫他背下。

任务用三句话概括起来,差不多就是:

私自找到父母,得到情报,杀掉。

说起来容易,芥川要骗取信任的人,是即将死在他手中的双亲。只要不被敌方成员大面积发现,凭芥川的武力,森根本不担心他的安危。

他的双亲,据多方面的探查,这些年,一直在寻找失踪的独子。求子心切。到时候,就看芥川下不下得了手了。

似乎完美。

 

 

太宰把芥川拉进酒吧时,还带着笑意。

“太宰先生,这又是为何?”

“你不是马上要潜入敌方了嘛,怎么能不会喝酒?”

说完,把酒单为芥川双手奉上。

“别这样,先生。”面对突如其来的尊敬,芥川有些迷糊,加上酒吧特有的醉气 雾气,他的身体似乎化成了丝,软软地围绕在太宰身边。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Tomatiel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