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止

我本想这个冬天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先活过夏天吧

青楼之外

青楼之外(二)

【敦芥】 【微太芥】

,注意避雷,原著向。

第一篇见评论

 

 

 

见芥川没有出声,男子似乎嚣张起来。
“不要再说了。”芥川压低声线,手上青筋已是分明,器官在浮现怒色。敦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男子,厌恶显而易见。目光只在转向芥川时柔和。他担心了。
扯住芥川僵硬的肩,敦指尖一阵灼伤。他还没见过芥川失神,芥川的嘴唇微颤着,想走,秘密被揭穿后一丝慌乱,他还在企图掩饰。宛如一个在沙漠中,等待雨水落下的人。敦一狠心,拽着就走。

 

 

照太宰的话,那时芥川瘦小又倔强,如何在贫民窟撑近十年?敦的猜想和太宰一模一样,当妓。敦曾预测过知道真相的场景,从眼神,语调,笑的弧度,哭的力道,对着镜子一遍一遍练习。
他只想让芥川感到被尊重,被爱护。
他本想好了无数措辞,什么“没关系”,“无所谓”。
可真的事发,敦的喉咙像长了青苔,一个字也挤不出。他的指甲陷进肉里,在他眼中,芥川呼出的气,在空中,凝结成一颗颗冰粒,“咔哒  咔哒”冻得直发抖 ,总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送你上去”敦小心地说,注意着他的脸色,似乎缓和一些了,一直以来,芥川都活得太严肃,呆板的脸似乎对生存已经麻木,忘了怎么苦,忘了怎么笑。敦自作主张加了一句:
“我不在意你的过去”
这下,彻底把芥川弄烦了: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
他很讨厌,这种遮遮掩掩的关心和同情。你在不在意又如何?这一路还不是靠自己走到黑。想要帮助的时候,也没见谁拉他一把。
他见的人比敦多,尝过的人心也多。他知道,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关心他。

 

 

 

这几天,芥川过得非常奇特,就像在海底行走一般,对外界充耳不闻。直到一个电话,森亲自打给他的,简单直接:
“回来。有客”
芥川心里一沉。
门侍推开首领房间的门,空空的,应该在别处会客。还好不在,否则就是贵客了,必须小心服侍。这几天心里闷着,不想再装模作样。芥川歇口气,走向会议室。
他做好了准备,却还是缓不过神:
“太宰先生?”
站在圆桌边的,除了首领,是敦和太宰。敦畏缩地在太宰身后,双手扒住太宰的肩,引起芥川一阵反感,很快,这不为人知的心理便被隐藏地不留痕迹,太宰倚在玻璃上,风衣随意在通风口处摇摆。他头都没偏,一如既往,懒得理芥川。芥川有些恼火,双眼直逼他。反正娼妓的事瞒不下去了,还不如把心中渴望倒个清楚:我在你心中,是不是毫无份量?
没等说出口,森先问他:
“芥川,中也失踪的事,你怎么看?”
愣了一会,见芥川思绪硬是没在这,森挑起眉,说:“你上次抢去的任务,怎么样了?”
是指贫民窟那次,芥川没再死磕太宰。他感觉森在诱导什么,他说:
“中也前辈帮我完成了。”
森没给他缓冲时间:“听见了吧,太宰。刚才你是怎么说来着,要杀了弄丢中也的人。可这么看,是芥川的功劳哦。”

敦不禁被森神一般的逻辑惊呆了。

太宰终于正眼看着芥川,笑盈盈地说:
“刚才抱歉啦。毕竟你连被我杀的价值都没有呢。”
太宰的眼神那样的冷,在他的鉴照下,有个人的心会结冰。
果然,那个人根本不敢在太宰面前有任何违逆。很久,芥川仿佛吞了干飞蛾的嗓子,慢慢蠕动:
“我会找回来。”
“算了算了。”太宰撇起嘴,搂住敦的肩膀,说:“回去了。”
敦挣开他,不顾太宰故作惊讶的目光,看着芥川,一字一句:“我陪你去。”

待两人走远后。

“这算什么?”森说,他有些想笑:“现在都流行跨阵营恋爱了?”

太宰瞄了一眼森,没有否认。

 

 

芥川还是紧张.大概是最奇妙的组合,太宰  芥川  敦。三人互不交流,太宰走前面,吹着口哨。芥川一脸阴沉地吊在后面。敦快被逼疯了,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他问:

“我们从哪里开始?”

无人回应。太宰转过身,与心不在焉的芥川撞了个满怀。芥川想要道歉,被太宰提住衣领:

“芥川,我知道你很废物,但你已经废物到连话都不敢说?”

芥川脸发了白,恶狠狠盯了一眼敦,这个无比细小的动作,被太宰敏锐地捕捉到,一巴掌过去。

“哇,我真的长见识了,芥川。你以为你在盯谁啊!”

敦护住他,把他推向身后。小声问:“没事吧。”

那一掌不重,但当着敦的面,太宰他为什么?

罗生门下意识便发动,芥川也不管街上有没有人 。太宰对着他冷笑,这一笑,把芥川拉回了现实,铅门般沉重的一击。他看到自己辛苦打造的叛逆被轻轻撕碎,不留痕迹。他学生的身份从来就没变过。居高临下也好,蛮不讲理也罢,太宰都有这个资格。

罗生门在半空收回。浅浅的眸子注释敦。几缕黑发挂在悬崖边,那里已是狂风肆虐,风的衣裳被撕扯,风便发出恐怖的怪叫,像女人不舒畅的哭喊。但仔细听,敦能听见芥川的呼救声。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