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止

我本想这个冬天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先活过夏天吧

【世界边缘】

世界边缘(一)

·太芥

·日常虐芥

·有人我就开车吧

 

 

芥川看着照片上的人。
“这是你的双亲。”森尽量柔和地开口,毫不忌惮地直视芥川,想从芥川毫无表情的面部看到变化,惊喜,期待,愤怒,顾虑,可惜,都没有。芥川的脸仍是一张立体白纸,没有细节,沉闷得让人窒息。

这么多年来,芥川从未有寻找他们的念头。他在黑手党已经很满足了或者,他把这里当家也说得过去。他知道自己杀了多少的人,听了多少次的求饶声和哭声骂声。那些部下,更多的是怕他,厌他,而不是忠于他,尊敬他。说空虚的话,芥川有觉得太矫情,自己和银本就是无家之人。

他知道森在看,在好奇,在捕风捉影。他犹豫着,思索着,他告诉自己不能拆首领的台。他不会演戏,因此得罪了不少人。终于,他别扭地挤出一个开心的表情,台词却立刻出卖了他。他说:

“哦。”

森哽着了,他艰难地挥挥手:

“我以为你会很高兴。”

芥川低下头,他不傻,他知道森不会无故地帮他找回家庭,再好心地让一家人团聚。不管森说什么,芥川都有准备了;无论如何,都要留在黑手党。下定决心后,再抬头时,眼中暗涌:

“森先生,需要我做什么?”

森的手,放上芥川的肩膀,似乎很是赞许。他用指尖循着衣领繁重的花纹地图。嘴角向上扬起,凑到芥川耳边,用情人般的语气,吐出这几个字:

“杀了他们。”

 

他的双亲,是即将掀起的血战的敌方成员。森担心,若不斩断芥川这份思念,他会在以后的作战中犯下大错。而且现在,双方高层都清楚这件事。谁利用谁,就看哪方首领下得了狠手了。森固然欣赏芥川的战斗力,但稍加权衡,选择显而易见

芥川独自走着,被人叫住,是太宰。他俯身,行礼。太宰笑了:

“你答应了吗?别装得那样若无其事。”

芥川弓着的腰抖了抖,他说:

“我没有别的路可以选。”

太宰摇头,向前跨了一步,盯着芥川闪躲的眼睛,很认真,很慢地说:

“你应该说不。”

“不答应?太宰先生,难道我还能回去与他们团圆?森知道了我的身世,却没有将我驱逐出黑手党,不已经够了吗?”

太宰听完,没发一言,目送着他离开:

“那只是因为你对他还有用。你是他的棋子,却把他当家人。”

 

“哥!我听说找到我们的父母了。”银是激动的,她向芥川跑来时,芥川觉得她不一会就会哭出来。

她的哥哥点点头:“嗯。”

银瞪大眼睛,纵然这位兄长冷酷无情,可在这个消息面前,反应也太奇怪了,莫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她。哥哥总是这样,上次被太宰训练后,肋骨断裂,回去句话不说,让伤口不断撕裂,最后腰都直不起,才被推向医务室。她明白芥川不喜欢她插手自己的私事,可那是她的哥哥啊。况且这已经,算不上私事了。

她收起欢快的脸色,在脑中试想着无数可能。不敢多想:

“兄长,森先生刚才和您说什么了?”

啧,都用上敬语了。芥川明知瞒不下去,还是把她推开,想从她左边绕过去。银狠扯住芥川的衣袖,身子一个侧转,挡在他面前,一脸坚定:

“请信任我。”

不是这个问题,芥川头都大了一圈。说他心里不乱是不可能的,可烦的就是还要应付那么多好奇的人。现在,只想把自己锁在屋里,任外面是风是浪,一概不知。

他暗暗用力,将银反扣在墙上后,连道几声对不起。摇着双腿,飞快跑进电梯间。

门后的太宰憋笑要憋出内伤了。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再也笑不出来,芥川的惊恐不是装的,他的逃是从内而外的无助。他可以笑笑敷衍过去,可他没法面对银。

 

 

任务在两天后,森发给芥川一大包文件。叫他背下。

任务用三句话概括起来,差不多就是:

私自找到父母,得到情报,杀掉。

说起来容易,芥川要骗取信任的人,是即将死在他手中的双亲。只要不被敌方成员大面积发现,凭芥川的武力,森根本不担心他的安危。

他的双亲,据多方面的探查,这些年,一直在寻找失踪的独子。求子心切。到时候,就看芥川下不下得了手了。

似乎完美。

 

 

太宰把芥川拉进酒吧时,还带着笑意。

“太宰先生,这又是为何?”

“你不是马上要潜入敌方了嘛,怎么能不会喝酒?”

说完,把酒单为芥川双手奉上。

“别这样,先生。”面对突如其来的尊敬,芥川有些迷糊,加上酒吧特有的醉气 雾气,他的身体似乎化成了丝,软软地围绕在太宰身边。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