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止

我本想这个冬天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先活过夏天吧

关于写H文的一点浅见

塞巴斯的宠儿(小棱):

最近陆续收到一些私信,内容涉及到了H文。


作为一个很喜欢看H、写H的人,时间一长,大概会有一点感想。以下涉及我个人的喜好,想和各位分享一下。


除去一些极端为剧情服务的H,从一个不触雷区的H的立场上来看,我自己会注意以下几个问题,总结为3个避免和3个可以。


 


1、避免过于露骨、尴尬的描写


由于确实不怎么写这些词,在这里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总的来说,隐秘部位用医学、生物学专业名词或粗俗下流的别称,一定程度上有利于H的细节描写和感官刺激,但前者的多用会有一种注目于生理的单调感,后者的多用会让部分读者不忍直视,甚至影响到角色的形象。


再者,这类词汇会提示读者一种生理上不干净的感觉,尤其是之后可能会出现涉及到嘴的部分,影响阅读体验。


为了不让文字过于露骨给读者带来不适,后续出现了“小安迷修”一类由“小+角色名”来描写特殊部位的词。直接说一个成年人看到类似描写的感受:真的很尴尬。不仅尴尬,文章的流畅度也会大打折扣,你会看到大量的雷狮、安迷修混在许多小雷狮、小安迷修里。


对器官的尺寸、H的时间和次数进行过分的夸大同样有类似效果,那是一种很刻意又不怎么真实的感觉。稍有不慎非但不会让人觉得很厉害,反而将此作为一个标签贴在角色身上。


还有一种尴尬存在于角色的语言中,大抵都是AV里直接搬过来的,“太大了,进不去”一类的,多少带了一点表演的色彩,你们懂的。


 


2、避免频繁更换视角


作为作者、读者几乎均为纯一色女性的同人BL文,选择受方的感受作为主视角,作者更容易描写真实,读者更容易感同身受。


以攻为主视角的H给读者一种外放力量的感觉,以受为主视角的H则让读者觉得有什么力量在侵蚀过来,渗入感官。后者的方向感更容易带来刺激的感觉。


注目于攻的动作描写和受方的身心感受描写,是我心中很理想的一种方式。


当然,上帝视角的攻受双方雨露均沾也是很常见的,之前说的单人视角算感同身受的话,这个大抵类似于是你作为观众在看片。这种情况下,频繁地更换视角,频繁地更换姿势,读者的注意力容易被分散,不容易感受其中的感觉了。


另外,H终究是两个角色的事,大段堆积的动作、感官叙述,辞藻华丽奇诡,但没有对话交流,仿佛放在任何CP上都能用,就容易变成美文。美文是用来欣赏的,一旦有了这种心态,感同身受(带感)就会受到阻碍。


 


3、避免没有明确的结束


只有几句,但是真的很重要。


H可以没有开头,即描写开始时CP已经处于途中,但最好不要没有结尾。两个原因,都是作者本人感觉不到的。一是,有强迫症的读者很难受,参考曲子不弹完最后一个音符睡不着觉的音乐家。二是,渐入佳境到纸巾已经准备好的读者会有一种极度扫兴的感觉,但还不能说。


 


4、一开始可以有所保留


我们从横向和纵向来看。


横向看一次H的内部过程,一开始就描写过于用力会让后面空虚不少,从头到尾没有变化又不容易带感。可以循序渐进地体现他们是怎么在做的过程中失控的。从攻的角度,比如说刚开始还戴了套子,第二轮干脆就不戴了,或者动作越来越粗暴没有章法。从受的角度,比如忍着就是不叫到放声大叫,绷紧身体到无力合上腿,因为尴尬不触碰攻到因为难以忍受而撕打攻,等等等。


纵向看CP在相处中一次次发生关系的H,长篇中如果把第一次写得太完美,之后会越来越难发挥。所以第一次不妨有所保留,写得正常一些,之后慢慢添加用嘴的描写、道具、不同的姿势、受的主动……。


 


5、可以不把受的高潮看做结束


H的描写十有八九是两人一起高潮或是受先高潮,应该很少有作者会如此恶劣地驳了攻的面子,让他去得比受还早。我印象中早期的H文很多都是攻受一起高潮的,这样更有合二为一的感觉,现在为了体现攻的能力,受高潮在先的描写不如说更多。


这种时候,如果后来一笔带过了,未免有点可惜。受在高潮的过程中或者高潮后接受攻越发猛烈的攻击,继而高潮持续或第二次高潮,是个很容易带感的选择。这种时候,往往更需要细节的描写。


 


6、可以充分利用语言的魅力


攻一般会说什么话撩受,各位见多识广,我也不一一列举了。这里只提一个点,那就是充分利用原著中角色的语言和梗,好处是让读者清醒地意识到,这个正在H的人就是那个角色,不是其他人。比如你要写一个吃醋的安迷修,可以利用他在原著中宣称要替雷狮管教手下的台词和梗,比如:我看不光是你的手下,你身上的某个部位也该管教一下了。


 


说到写H,总有种想法说不尽的感觉,我得适可而止地刹车了,然后去吃个饭,思考一下下个H怎么写。


每个人对H的体验点不同,欢迎分享你们的观点,以上。


 



评论

热度(219)

  1. 观止塞巴斯的宠儿(小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