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止

我本想这个冬天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先活过夏天吧

囚 (虐芥)(一)

太芥
镜芥
第二章已经更了!

芥川绕不出去了。
他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是一种腐败,凝重,挣扎的腥气。他大声问是谁的血染红地。
无人来应。
芥川低声笑着,自己怎会落到这副模样?
“你要杀便是。”
面前站立的她摇头。
以前,她是多么小啊,像芥川手隙中散落的尘砾,风都不屑带她走。冷静的夜晚,灯芯的吸油声和喘气已经层次不清。
她要芥川明白,死或不死,对于他,都是奢望。
她把他吊着,只剩一口气也罢。
“你想怎样。”
芥川斜撇着眼睛,语气变得卑微。他不会意识到这一点,日复一日狂烈的干渴,耗光他不多的坚定。
“芥川先生还不清楚吗?”
她俯下身,一股自由与活力的气息扑面而来,与芥川的巨大黑白反差。
“滚开。”
芥川想咬牙切齿,发现松动的齿根摇摇欲坠。他的大脑正在瘫痪,他快瞎了。
她没再说话,静静看着芥川的脸。明明只有一层皮相连,却做出凶恶的嘴脸。
“你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好笑吗?先生”
“不许那么叫我。”
“可我是您的学生,您唯一的学生啊。”
她是学生,把老师扭曲的手法学透了。
“别闹了,你知道的,没用。”
轻佻的语气,芥川默默承受住。他一直以为太宰会来救他。太宰先生的观察力,怎会发现不了,他的学生没有死,他的学生在等他。
昨夜,她将葬礼的照片砸在他脸上。图片里,唯一的黑白,是芥川的照片。
他死了,他们都以为他死了。里面的太宰穿着黑色的葬服笑着,眼角绚烂一遍。
想到,太宰寻找他的时候,绝望着,渴望着。波涛汹涌的心慢慢止住,变得平庸。他想不到是她。
芥川合上眼,他想说服自己这是梦,可骨子里一阵阵的灼伤提醒着他,回不去了。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