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止

我本想这个冬天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先活过夏天吧

囚(二)
【太芥】 【镜芥】
囚(一)

“你见过太宰哭吗?”懒散的女声传来,字眼扰乱了芥川的心绪。这句话像新鲜的血液流遍芥川全身,冷到肺腑深处。
太宰会哭?除非他的世界分崩离析,除非有人夺走他的一切珍视,除非纷飞的美好记忆再也捡不回来,他才会让冰冷的液体浸在衣襟。
芥川抱有一丝侥幸,太宰先生也许没事呢?他在奔溃的边缘小心试探,脸上是朝圣般的庄重。
他向镜花的方向跪拜着。这一刻,在芥川炙热的目光下,那囚房也似皇宫,殿堂中心的领受者,将如千年帝王。
但,镜花注意到,自己身后,逐渐成型的太宰身像。芥川跪拜的,根本不是她。
“太宰哭了,在你和敦的墓前。”
敦若是活着,太宰以后还有个照应,他真的变成一个人了。
芥川以为自己还能泫然泪下,泪腺抽搐几次后,永久沉静下来。
太宰的笑脸在他的尖叫中扭曲变形,变成一张鬼脸,嘲讽他的无知与无能。他最敬重的人,也亲手囚禁了自己。他问:
“你知道下水道吗?”
这是什么反应?芥川不会已经疯了?她还想多玩他几天呢。
很久前,芥川刚被太宰带到黑手党,因不堪太宰沉重的训练,想走。但黑手党森严的管理,几乎寸步难行。
“这么快就倒下了,你怎么还不滚回贫民窟做野狗。”
他又一次听见后,在一个雨夜,出逃,通过一个下水道。、
下水道?
里面阴暗,肮脏,空气里浮着怪物的体臭。他摸到了数具腐化的白骨,那是前人,是无数企图逃离却死在半路的开路者,是他的下场。
他的身体率先晕了过去。
醒来,在自己的床上,太宰看着他,脸色微怒,却还是一言不发,渐渐地,他看见,那些怒火,都变成了失望。
他一直不敢问,太宰是怎么救回他的。
答案熟烂在心。
镜花没有回答,转身离去。和服带子拖了一地,拖在血堆里。

“太宰先生,子弹碎片已在大脑中开始扩散了。救不回来了,您不肯放手,对他更痛苦。我的建议依旧是那样。”
停顿,太宰仔细瞧着他,不放过任何细节。他脸上带着微笑:
“那就麻烦你了。”
病床上的人,脸皱成一团,呼吸器挤压着他的肺部,手指粗的管具从他的心脏处相连。他在做噩梦。一定是一个和自己有关的噩梦,这孩子的心思,他知道。
“芥川,抱歉。”
病床缓缓推走,他目送着学生。拐角,芥川所在的房间亮着灯。
“安乐死 禁止入内”

评论(5)

热度(23)